世界

像是猛然间开满了花
像是荒漠中失去了光

像是羽毛般的蒲柳
像是尖刀般的冰锋

真的存在童话世界
也真的不可避免现实

久游归家的孩子
遭到世界的遗弃

原谅是一把钥匙
也是彻底致死的刀子

人人都是杀人犯
是角斗场的观众

我们是为什么批斗
又是为什么欢呼

时间累积着沉默中爆发
或者沉默中死去

生活里有一点是我不太喜欢的,

他总是让更懂事的人来承受糟糕的感受和结果。

静寂

没有要爆发的情绪
没有要倾诉的欲望
忽然间戛然而止

甚至读不完一首诗

说过的话语
终究唏嘘
终究逝去

如同
释放的情谊

说再多我爱你
再深厚的知交兄弟
都终究会淡去
只剩残缺不全的自己

孤独是终极

2017.1.19

想讲个故事给人听,可是又有很多担心。怕没有意义,徒增无趣。怕不是合适的人,终究现眼。怕没力气讲完,总也讲不好。

故事或许很长,牵连太多,难以适止。故事或许很好,滚滚红尘,却终究无缘讲出。

曾经总会觉得终会是幸事的时期已经逝去,不能被原谅的胆怯和犹犹豫豫大概再也没有机会更正。

路过

草割伤了我
我看它一眼
继续走着

这些无伤大雅的
有时也让人极端恼火
干脆任由着

多久没有见过这种草
我记不清了
只是有些时候所有东西欺负我
或者是一种转移注意力的安慰

我想起小时候
在这坟园里走这小路的快乐
我都长这么大了
还会有绊脚却没有了快乐

我只是不想让人看见我
我觉得人脆弱是一种最大的罪过
它让你活着每一天都耻辱着

如同小时候那样
我仍是那个抱着葫芦不开瓢的我
习惯安静沉默
本来我觉得我变了
可最终我还是发现有些东西不必多说

突然间失去所有争的力气和欲望
明白没什么会属于我
犹豫一秒 看看这种带刺的蔓草
依旧那么安静着 如此刻的我
只是它仍旧是记忆里那般青脆着
生命力  鲜活

科学

受了伤就会疼
这是人的本能

不知什么时候
这本能被另一种本能裹挟

你要坚强
理由可以说到天黑了又亮

和你前途相关
最亲爱的人也觉理所当然

很多东西被定义得面目全非
比如鸡汤就是正面
真相就是砒霜

人是脆弱的
但不能脆弱
好像这才是符合进化论的科学

优胜略汰
弱者弱都是活该
山崩地裂
转眼便笑的就是王者

来时容易回去难

这里花团锦簇
笑容突然凝固
巨大的繁华
倒影无边的孤独

或许人生都不容易
所以想尽办法让人记住
却不够管怎样忘记

我不知道这样的孤独能陪我多久
没时间想,也知道不会有结果
我只是永远都不想再遇到
这也可能成了它无边际的依据

只是在梦里我曾摆脱过那么一次
在那里,那个暴躁不安的自己
终于嗅到了一种久违的香气
从发丝直沁入我的心底
抚平我所有波澜
回还我所有盎然

2016/08/18

人和人是千差万别的,只是有时候你预料不到会差别到那么大,也无法预料到同一个人前后会差别那么大。

记忆长短≈情之长短

人和人之间个体差异真的很大,有些人两岁时的事还历历在目,而有些人连去年恋爱开始时的事都不记得。

大部分人能很快忘记伤痛,并不是有多坚强或者真的是时间的力量,而是他们真的记不得当时的心情和感觉了。善变和长情,可能就是赤裸裸记性好坏的结果。

在没有深入一些事之前,人们往往体会不到差异所带来的后果,体会不到人和人居然可以有如此大的差别的那种震撼。潜意识里人们总会觉得有些东西是作为人的最基本的东西别人也会同样觉得,以此去看待思考其他人及世界。

所以付出你心的时候了解一下对方的记忆力真的会好很多,遇到记性好的起码分开了也能久久扎根她心底长驻她生命。

最是绝望时无言,眼灰暗。
最是心痛时无声,泪悄然。
莫再追问所以然,都随便。

人亦如草虫,渺小而弱未。瞬间勃勃,瞬间而逝落。